欢迎登陆[无锡宏泰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网站地图    |   

服务热线13771511558 / 0510-68094689

NEWS

新闻资讯

印尼镍铁产业崛起,重塑全球产业新格局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4-11  点击:566 www.trrgb.com
共抗疫情:国元期货&上海钢联线上直播沙龙—镍、不锈钢专场

第三部分是由上海钢联镍矿-镍铁产业研究分析师周历带来的题为“印尼镍铁产业崛起,重塑全球产业新格局”的演讲。主要围绕四点展开讨论,分别是镍铁简介;全球镍铁产量情况;全球主要镍铁冶炼厂分布;全球镍铁产业新格局之印尼镍铁崛起。

首先周历讲师为大家简要介绍了镍铁。镍真正被人们科学性的发现,要追溯到1751年。当时瑞典化学家兼矿物学家阿克塞尔·弗雷德里克·克龙斯泰特意图研究一种新的金属—红砷镍矿。他原以为其中包含了铜,结果却提取出来了一种全新的金属,并于1754年宣布并命名为镍。

镍产品的终极原料为镍矿。镍矿主要分为氧化矿(又称红土镍矿)与硫化矿两种。镍矿衍生出来的产品又分为一级镍(主要分为镍板,镍豆,镍珠)、二级镍(包含FENI和NPI)、以及化学品镍(主要为镍盐),它们都统称为原生镍。

镍铁的矿端主要为红土镍矿。红土镍矿又分为低镍矿(Ni:0.9%-1.1%)、中镍矿(Ni:1.3%-1.6%)、高镍矿(Ni:1.8%以上)三个品级,各品级之间主要按矿石的含镍量来区分。镍铁主要是镍和铁元素组成的合金。主要用于炼钢或铸造作为合金加入剂,可增加钢的韧性。目前镍铁最大的用途为不锈钢炉料,其中低镍生铁用于200系不锈钢生产,品位在8%以上的镍铁则用于300系不锈钢生产。

她介绍到目前市场所说的镍铁通常分两类:FENI和NPI,其中FENI(又称水淬镍),是含镍量为15%-60%的镍铁合金,以美金计价。而NPI分为三种,分别为低镍生铁、中镍铁、高镍生铁。常见的镍铁火法生产工艺主要分为三类:分别是回转窑一矿热炉工艺、回转窑直接还原法和高炉冶炼工艺。其中RKEF工艺生产镍铁是目前发展较快的红土镍矿处理工艺,主要用中高镍矿生产出含镍8%以上镍铁。

接着她为大家介绍了镍铁在中国不锈钢中的使用比例。2008年以来,中国不锈钢粗钢产量逐年增长,到2013年中国不锈钢粗钢产量占比全球约49%,2014年占比50%以上,2019年更是占比全球产量的57%左右,同比增加10%。镍铁占不锈钢生产使用的所有镍原料的50%以上,尤其是近两年镍铁使用比例占到了70%以上,其中NPI占比60%左右,FENI占比10%左右。

紧接着她又提到了全球镍铁产量情况。从2012-2019年全球分国别镍铁产量来看,全球除印尼和中国外其他国家镍铁产量变化相对比较平稳,增速最大的国家是印尼,其次是中国。印尼自2015年以来产量呈现显著上升趋势,直至2019年金属量产量至40万吨,同比增加33%。中国在2015年产量出现了一个下滑,2015-2017年产量变化相对平稳,直至2018年产量增长到2015年前的一个水平,2019年产量更是显著上升,同比2018年增加28%。

随后她谈到中国自全球进口镍铁情况,从2013-2019年中国自全球进口镍铁量来看,中国主要是从印尼、新喀里多尼亚、巴西、缅甸等国进口镍铁,2019年中国镍铁进口总量约191万吨,同比增加99%;其中自印尼进口镍铁总量约137万吨,同比增加121%;除印尼外自其他国家进口量合计约55万吨,同比增加60%。

接下来是全球主要镍铁冶炼厂的分布情况。从2019年镍铁冶炼厂分布的主要国家来看,主要分布亚洲,欧洲,拉丁美洲、北美洲和大洋洲,共19个国家。

紧接着,她为大家介绍了一些主要的FENI冶炼企业情况:

1)淡水河谷:目前在巴西在产的冶炼厂为奥卡普马冶炼厂,采用先进的RKEF工艺生产FENI(Ni:35%),年产能5.3万吨。原料来自巴西帕拉州镍矿山。

另外淡水河谷还有一个韦尔梅柳冶炼厂,也是RKEF工艺,产品FENI(Ni:35%),年设计产能4.6万吨,目前暂未生产。

2)南32:目前在哥伦比亚有自己的矿山和冶炼厂,年产镍金属量约4万吨FENI(Ni:25-35%)。

3)住友:镍铁冶炼项目位于日本西南部并持股金属矿60%,采用火法冶炼工艺,两个炉窑及一个电炉;产品FENI(Ni:30%左右),镍矿原料来自新喀里多尼亚(Ni:2%左右)。

4)英美资源:英美资源的镍业务主要包括位于巴西的全资公司、委内瑞拉91%的控股公司洛马德尼奎尔、以及同样位于巴西的世界级的镍铁项目。

旗下有三大镍矿区;但其中一个仅勘探,暂未批准开发。

1、位于巴西的Barro Alto冶炼厂。矿区于2011年投入生产,2016年该项目镍产量突破历史记录,达到镍金属量4.45万吨,产品FENI的(Ni:25-30%)。

而位于巴西的另一冶炼厂Codemin,年产0.9万吨镍。产品FENI的(Ni:25-30%)。

另外英美资源在委内瑞拉的又一冶炼厂洛马德尼奎尔公司,产品FENI(Ni:20-25%),主要销售至美国、比利时、印度、韩国和中国等国家。

5)埃赫曼:

目前在产的FENI冶炼厂位于新喀里多尼亚,原料由当地5个矿山供应。产品FeNi(Ni:25-30%)。目前该公司在印尼WedaBay也有镍铁项目并持股43%,4条RKEF镍铁产线,计划2020年建成投产,产品为NPI。

6)Antam:目前在产的FENI冶炼厂位于印尼,印尼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镍矿生产国,有着丰富的镍矿资源,Antam的年产镍金属量2.5万吨的FENI(Ni:20%左右)。

7)嘉能可:

嘉能可镍铁项目主要分布在多米尼加共和国和新咯里多尼亚。

其中位于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冶炼厂于2013年已经停产,后来于2016年被其他公司收购,重新开始生产后由瑞士一家公司对全球市场进行销售。目前嘉能可在产的镍铁冶炼项目在新喀里多尼亚并持股49%;并拥有矿山和冶炼厂。火法冶炼工艺;产品FENI(Ni: 30%-40%左右),原料来自当地自有矿山(红土镍矿)。

接下来提到大家耳熟能详的NPI企业,全球NPI冶炼项目主要位于中国和印尼。中国作为不锈钢最大的主产国家,也是全球最大的镍铁主产地,在印尼建厂的很多冶炼企业是中国企业投建的。2019年全球高镍生铁产量排名前十的镍铁冶炼企业,产量合计占比全球的55%左右。排名前三的依次是青山集团、江苏德龙、鑫海科技,全年产量分别为30.11万吨镍金属量、18.65万吨镍金属量、16.81万吨镍金属量,此三家产量占全球高镍生铁总产量的46%。

另外她提到,截止2019年12月31日统计,全球镍铁冶炼企业一体化钢厂占比40%,同比2018年增加73%。由此看来,未来镍铁将逐渐转向一体化生产建设。

讲起全球镍铁产业新格局之印尼镍铁的崛起,她回顾了2014年印尼禁矿下,中镍矿Ni:1.5%CIF最高涨至120美元/湿吨,同比2013年镍矿最高价上涨92美元,高镍矿Ni:1.8%CIF最高涨至148美元/湿吨,同比2013年镍矿最高价上涨113美元。中高镍矿价格的大幅上涨让镍铁生产企业意识到资源的重要性,也让中国不锈钢龙头企业嗅觉到了镍铁-不锈钢一体化建设的必要性和未来趋势所向,青山集团率先在印尼投资建厂,后面逐渐吸引了更多的中国企业去印尼投资建厂,目前在印尼大K岛及附近主要分布着青山集团、江苏德龙、恒顺众昇、华迪钢业等镍铁冶炼企业,小K岛及附近主要分布着新兴铸管、力勤矿业、金川集团、振石集团等镍铁冶炼企业。由此可见,2014年印尼的禁矿政策催生了镍铁项目的大规模发展。 从红土镍矿到镍铁,最大的驱动在于镍铁的冶炼成本。镍铁成本主要由镍矿、电力、物流、还原剂、燃辅料、人工折旧等构成,其中主原料镍矿成本占比最大,其次是电力物流成本。镍矿的上涨无疑最大地增加了镍铁生产成本,而印尼的红土镍矿相对富裕,镍铁冶炼成本优势显著,也正因为其低廉的镍铁冶炼成本,刺激了中国企业去印尼建厂。随着2017年印尼禁矿放开,但由于有出口配额要求使得印尼矿山一段时间内处于明显的镍矿买方市场,印尼当地镍铁生产成本仍明显低于国内冶炼成本,在低原料冶炼成本刺激下,印尼当地镍铁产能也不断扩大。紧接着她给大家梳理了印尼目前的镍铁投产项目情况:

1)青山:morowali目前建设总规划38条RKEF镍铁产线,计划2020年一共投产8条。

据最新了解,新投的2条线镍铁产线于3月5日送电,预计3月底出铁;目前已有30条RKEF镍铁产线出铁。

预计2020年镍铁金属量产量31万吨,同比增加38%

2)青山:wedabay目前建设总规划24条镍铁产线,预计2020年投产其中的12条(2020年建设最多能完成其中的20条线,预计出铁的条数或在12-16,保底是投其中的12条线)。

据最新了解,于2020年2月初已经筑炉完成4条镍铁产线,其中两条镍铁产线于3月9日送电,预计3月下旬出铁。

预计2020年镍铁金属量产量同比增加5万吨

3)德龙:一期建设总规划15条RKEF镍铁产线,目前已有14条镍铁产线投产出铁;二期计划建设35条RKEF镍铁产线,理想情况下预计2020年投产其中的8条。

据最新了解,目前一期仍维持14条镍铁产线生产,因送电延迟第15条产线投产推迟;二期出铁暂无明确计划,预计二季度投产。

预计2020年镍铁金属量产量12.42万吨,同比增加45%

4)金川:截止2019年12月31日,4条RKEF新建镍铁产线已全部投产出铁。

预计2020年镍铁金属量产量同比增加1.4万吨

5)华迪钢业;截止2019年12月31日,一期2条RKEF新建镍铁产线已全部投产出铁;二期4条RKEF镍铁产线正在建设中。

预计2020年镍铁金属量产量0.77万吨,同比增加54%

6)新华联:据最新了解,1、2#高炉正常运行,3、4#高炉已检修改造完毕;自2019年12月13日-2020年2月20日,已实现3座高炉的全面复产;二期规划4条RKEF新建镍铁产线,待建设。

预计2020年镍铁金属量产量同比增加0.74万吨。

7)宁波力勤矿业:据最新了解,8条48000kvaRKEF新建镍铁产线于2020年一季度动工建设,计划2021年二季度投产。

综上:印尼镍铁2019-2020年投/复产项目将带来20万吨金属量的镍铁增量。

从印尼和中国高镍铁产量对比来看,自2015年以来,尤其是在2014年印尼的禁矿政策驱使下,印尼高镍铁产量逐年增加显著,而中国镍铁产量在2016年出现下滑,直至因不锈钢产能增加且在高镍铁利润刺激下2018至2019年镍铁产量增加明显。但印尼再次宣布2020年1月1日正式执行禁矿,预计中国镍铁平均镍含量将有所下移,由2019年的10%下移至9.2%附近。由于国内镍铁在2019年镍铁新建项目的投产,也将造成对镍矿的需求进一步增加,2020年不排除中国有一部分老产能以及成本高企的镍铁企业被淘汰。2020年预计中国高镍铁金属量产量48万吨,同比减少6.5%。

基于以上对印尼镍铁产业的分析,Mysteel预计2020年印尼高镍铁金属量产量56万吨,同比增加58%。

下一页:期货盘价下跌掀起的波浪
    
1/1页